三塔路的银杏又黄了
2020-12-01 09:08 来源: 嘉兴日报 撰文 俞建平

  说不清是三塔路名气大,还是三塔路上的银杏树名气大,金秋的三塔路是迷人的。

  时光倒流到50年前。从前的三塔路,有些凄凉冷僻。从斜西街往西跨过环城路,在如今范蠡湖公园北侧,每天有众多市民跳舞的位置,是嘉兴地区建筑公司第二分公司的预制场,转弯就是三塔路。迎面看到一座桥,桥堍的南面沿河,有一幢乳品厂的职工宿舍,桥的北面,就是乳品厂了。嘉兴城区居民订购的新鲜牛奶,每天就从这里发出,准时送到居民家门口挂着的小盒子里。乳品厂的中华牌奶粉,也是响当当的优质货,不是靠广告说的,那年月广告还没有出生。这个奶粉包装,用的是透明的简包装,很长一段时间里,中华牌奶粉很紧俏的。

  乳品厂的西隔壁是嘉兴制药厂。那个厂房南面的一堵墙,现在还依稀可辨,边上好像还有一家锅炉厂,嘉兴司炉技工学校的毕业生,大多分在那里。过了制药厂,则是一块大的公墓区,就是现在人们每天经过的路段,路中间有一排香樟树的朝北位置。那时候,虽然人迹稀少,小孩子们白天走过墓区倒也不害怕,因为那里有一个烈士陵园,每年的四月,中小学校都会来扫墓,从未间断过。毕竟英雄的墓与普通人的墓,在人们心中的感觉是不一样的。那几棵高大的、有年头的香樟树,见证了这里发生过的一切。

  过了陵园,再走好长一段路,就是现在血印寺的附近,有座水泥厂。水泥厂的竖罐,像瞭望台一样,老远就看到了,水泥厂的粉尘使得附近的屋顶泛白,像极了干旱的北方街头。现在运河两边残留在那里的几个水泥基础墩子,就是从岸上驳下水的吊车位置。

  三塔路的对岸,是大片的桑园地。不是采桑叶的季节,看不见有人影晃动。有关三塔路的传说,都是些凄美悲壮的,所以,走在三塔路上,路人大都步履匆匆,没见过有闲人散步的。晚上更是鸦雀无声了,倘若没有那些厂家,就更加静僻了。

  从血印寺再向西走几步,就是著名的三塔了。三塔下的运河,水流有些湍急,所以常见过往船只的船夫跳下去拉纤,纤夫被晒得黝黑的身板有了古铜色,汗珠在背上,青筋突起在脖子上。纤夫很辛苦,歌曲《纤夫的爱》究竟是怎么回事,我就不知道了。

  在这附近,也就是现在热门的地段,斑驳的老银杏无规则地生长着。秋天,落叶凋零,平添了几分忧伤。那时候,银杏泛黄的枯叶仿佛没有现在那么好看,有点苦相。

  50年以后的今天,三塔路换了面貌。每当这个季节,那些笔挺整齐、新枝老杆的银杏树照例又泛金色了,三塔路上银杏叶尽染。喜欢摄影的人,像候鸟,每年都相约来会。路过的行人,禁不住也会掏出手机发个朋友圈。人们穿梭在路边,寻寻觅觅,流连忘返,让美丽定格。开车的司机们,这时候会放慢车速,原谅那些拍照人的冒失,他们趁机也会探头窗外,瞄上几眼,真可谓是景由心生啊。而看拍照的人拍照,也是一道风景。

  扫地的清洁工,卖力地清扫着地上泛黄的枯叶。然后再用力摇几下树干,让枯叶早点落地,省得前脚刚扫净,后脚又是一大摊。其实,落在人行道上的枯叶,黄灿灿的,更是好上加好的好看。但保洁员的职责是及时扫清落叶,这个时节的落叶真烦人。扫过落叶的人行道,冲淡了秋的色,这让大家多少有些扫兴。

  那些捡银杏果的人,他们也像候鸟,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来。几个老太太拽着银杏树的枝干,往下拉,似乎还不够,又死命地摇曳,看样子是要把树枝折断才肯住手。也有几个老太太,拿着加长的竹竿在树身上疯一般敲打。她们兴奋地捡着掉落在地的银杏果子。

  更美更自然更文明,应该是我们共同的心声。

  落叶在飘零,有人感受到秋日的苍凉,有人体会着岁月的温馨。这三塔路上独有的嘉禾一景,是嘉兴人对故土的热爱与骄傲。


标签: 文;原创 责任编辑:平彩娟

兴发娱乐官网手机版客户端新闻网

看兴发娱乐官网手机版客户端微信

分享到:

兴发娱乐官网手机版客户端区新闻网络信息中心 - copyright © 2009版权所有

举报电话:0573-82721592

举报邮箱:xzwxb@xiuzhou.gov.cn

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方式 | 法律声明

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  浙ICP备09103386号  浙新办[2009]24号